• 苏宁冬窗投近7亿人民币引7人 萨米尔或无缘亚冠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相识相伴      1926年,吉鸿昌率军驻防兰州时,已是而立之年,尚无妻室。尽管有许多人给他介绍“名门闺秀”,可吉鸿昌总是婉言谢绝。      这个时候,多才多艺的胡月英刚好从女子师范学校毕业,由于上学时受进步老师和进步思想的熏陶,所以她非常喜爱读革命书籍,反对缠足和封建买卖婚姻等恶习。说来也巧,—次偶然的机会两人相识了,吉鸿昌被胡月英特有的气质所吸引,两人在革命的道路上越走越近并喜结良缘。婚后,胡月英改名为胡洪霞。      由于吉鸿昌幼年失学,读书不多,所以常感到所学知识太少,婚后,他即拜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夫人为师。吉鸿昌只要在家,这个家庭学习班就开始上课了。在这个特殊的学习班中,吉鸿昌进步很快,胡洪霞经常指着他伏案苦读的样子,开玩笑说:“孺子可教也!”      后来,在长期的革命工作实践中以及夫人的思想熏陶下,吉鸿昌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。为了能使丈夫更快地向无产阶级战士转变,胡洪霞在家中常常向吉鸿昌介绍马列主义的书,还常唱《国际歌》给他听。      1931年,吉鸿昌因拒绝“剿共”而被蒋介石撤了职,随后被迫携夫人出国考察。在国外的一年,也是吉鸿昌宣传抗日斗争的—年,他沿途慷慨陈词,并在夫人的协助下,写成了《环球视察记》一书。第二年回国后,吉鸿昌立即加入中国共产党,完成了他向无产阶级先锋战士的转变。      这时,冯玉祥领导的民众抗日同盟军在日、蒋两面夹击下,内部分化成了两派。吉鸿昌、方振武等坚决抗日者,终因势孤力单而兵败。1934年5月,吉鸿昌回到天津,组织成立了“中国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”,他被推为主任委员,进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。在他家三楼一角,设立了一个秘密印刷所,出版机关刊物《民族战旗》报。他的住宅也成了党组织的地下联络站,因而被党内同志称为“红楼”。      囤圄内外      1934年11月的一天,吉鸿昌像平时一样到饭店去“打牌”,到了下午3点,因党组织需要一笔费用,吉鸿昌又匆匆赶回家里。一进门,衣服还没来得及脱掉,吉鸿昌就对夫人说:“你不是有一万块钱存折吗?快给我,我有急用。”吉鸿昌自参加革命以来,这样的事也非第一次,夫人总是欣然赞同。可是现在,家里的钱已快消耗殆尽了,这一万元是他们前不久将房屋抵押给一家企业才得来的,用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,胡洪霞一算,如果再有5天,存款即可到期,那时又会有一笔可观的利息。于是,她希望能等上两天,但吉鸿昌笑着说:“干革命,反蒋抗日,哪能再等两天啊!”      吉鸿昌刚把存折交给组织,他就被由军统特务头子戴笠亲自布下的特务发现了。国民党特务和法租界工部局巡捕房相互勾结,吉鸿昌不幸被捕。      此后,特务们还将胡洪霞等和吉鸿昌住在一起的其他8位亲友全部逮捕。在胡洪霞放出来后,四处奔走营救吉鸿昌,但结果都是碰钉子。为了阻止法租界工部局将吉鸿昌“引渡”给国民党政府,胡洪霞去找法国律师罗伯特,但罗伯特的条件是先得将房契交给自己,至于有无成效,不能保证。吉鸿昌得知此事后,极力反对她这么做:“没有我的签字,什么冤枉钱都不要花,钱留着还有更大的用处。”      不久,吉鸿昌和任应岐被送到国民党天津市公安局,同日下午又送到国民党第51军军部,连续受审。就在胡洪霞还在为营救吉鸿昌奔走时,她接连收到吉鸿昌让人带出来的两张字条。一张写的是:“垂天之鹏,制于蝼蚁。”另一张写道:“转入宪兵司令部,凶多吉少,不要难过。”      继承夫志      吉鸿昌在狱中披肝沥胆,侃侃而谈,向同狱的难友宣传抗日救国的主张,揭露蒋介石的投降卖国政策。胡洪霞为了营救吉鸿昌,又专程到泰山去见冯玉祥,但终未想出解救办法。就在胡洪霞从泰山回天津的当天晚上,她接到吉鸿昌从狱中托人带出来的最后一张字条。吉鸿昌写道:“—定要搬出万恶的租界,好好照顾一对儿女,小心夜长梦多。”      敌人最后一次审讯也以失败而告终,吉鸿昌带着满身的伤痕回到了狱中,他知道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要到了,就抓紧每一分钟向难友们宣传抗日救国的大义,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政策,直到嗓子说哑了,仍在不停地讲。许多同狱的难友都感动得哭了。最后,他把自己的金壳表拿了出来,让典狱长帮他卖掉,置办了一些较好的饭菜,给难友们吃,他说:“你们一定要保重身体,出了狱就可以去抗日了!”      1934年11月24日早晨,吉鸿昌被敌人杀害了。      吉鸿昌就义以后,特务不许家属领尸,胡洪霞急得把头撞在陆军监狱的铁栏杆上,表示强烈的抗议。最后几经周折,特务们敲诈了一万元钱,胡洪霞才于11月27日将遗体领出来安葬。胡洪霞领出吉鸿昌遗体的时候,虽然已是他牺牲的第4天,但他那刚毅的面容还和以前一样的安详。      就在将要入殓的时候,胡洪霞发现吉鸿昌贴身放着两张小字条,一张上面写着“不要告诉我夫人”;另一张上面写着“不要厚殓”。看到这熟悉的笔迹,胡洪霞顿时昏厥了过去。      丈夫的死使胡洪霞彻底明白了,不把国民党蒋介石打倒,中国人民是没有好日子过的。她还当即改名为吉胡洪霞,并用这个名字发表了《吉鸿昌就义前后》等文章,彻底揭发了国民党反动派屠杀抗日志士的罪行……

    上一篇:黄晓明烟熏妆配眼线形象遭吐槽

    下一篇:疯狂英语李阳皈依佛门 师从释永信法名延依